不吃香菇

我真的是个画手!!!!

爆哭了

刺客约翰A.JOHN-不成触不改名:

伪海报。

他心高气傲又形单影只。

但是最后,他还是从王座上起身,跨过层叠的尸体,挡在地平线前。

仿佛单枪匹马就能抵挡末世洪流一样,即使他注定不是英雄。

原图:https://pan.baidu.com/s/1xK4OFAd6cukON7YsfNwHUA  密码:j1jn

暗武

我们暗香总攻。耶。
还是被看全脸要负责梗。
流氓处男(?)暗香x脑子有病容易害羞迟钝武当 列表点的cp…
我感觉我把酷帅暗香写成了胡铁花……
文笔菜鸡,但我不怕

  做完了师姐吩咐的课业之后,闲的没事做的暗香弟子去接了个悬赏,对面是个武当弟子。
  追踪到了人面前才发现是个小孩,看着白白净净的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才刚入门不久吧?不过这武当弟子性冷淡的样子倒是传神,让人想戏弄一番,不过也没想到这小孩反应挺快,一出招对面也立刻迎了上来。抱着玩的心思不安好心的暗香弟子半认真半戏弄的和小武当打了起来。
  “不错嘛小朋友。”躲过一招,暗香弟子把弯刀向那人方向一压,对面立刻拉过背后的匣挡住。
  就这么打来打去也没意思,暗香弟子觉得这小孩挺有意思,但是想着门派会武还有几天就快到了,还是快点解决的好。于是一个隐身偷偷绕到小朋友后面想要偷袭。不料弯刀都伸到小武当面前了,小武当的反应力也没让他失望。一转身,飞剑往前一挑——围巾掉了。
  完蛋,大事不好。这是暗香弟子内心第一个想法。他本能做出的反应是撒腿就跑。连悬赏任务都顾不上。
  回到门派,暗香弟子偷偷的将此事跟最要好的师姐讲了。
  师姐反倒是打趣起他来:“那小朋友长什么样啊?”
  “还行吧,白白净净的,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师姐,我只是想接个悬赏而已……”暗香弟子垂头丧气的,现在还接受不了爱情来的太快这个现实。
  师姐笑眯眯的:“哎呀,咱们的规矩你还不知道吗。进了咱们门派就要守规矩啊,认命呀师弟。”
  再说小武当那边。
  小武当和大部分武当弟子一样,是被捡来的。呆呆愣愣的,这就是他为什么被父母抛弃的原因。脑内有疾,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思想反应迟缓,行动上倒是强的很。
  但看他那副样子,光看脸应该也得罪不了什么人。会被悬赏也是另一回事,但是,这个江湖上,长的丑嫉妒别人的人也是很多的。于是在某一天,不出意外的进了一个副本队之后,老套的剧情,他被队长心仪的对象眼冒星星给缠上了。然后,就有了暗香弟子接下他的悬赏这回事。后面的事,就不用说了。
  小武当愣是没搞清楚那天那个看起来先是戏谑后来又充满杀机的人为什么突然离开了,还是红着耳尖离开的。
  直到有一天小武当在茶馆里打坐。耳尖的他听见有人议论暗香男弟子若是被人扯下围巾看到了全貌那可是要以身相许的。思想反应迟缓的小武当破天荒的反应了过来,那个暗香是,害羞了?然后他自己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红了起来。
  这脑子反应一变快,就忍不住七想八想。什么“那个暗香会不会是因为讨厌我才走的啊?”“师兄说了,有人不嫌弃我能包容我所有就可以过一生,那个暗香弟子会不会这样啊?”“怎么办,我要有相好了吗?”“暗香你怎么还不来找我。”这之类的想法。
  转眼间就到了门派会武的时间。好死不死正赶上了暗香对武当。
  小武当来的时候正碰上了暗香师姐,师姐拉着人三言两语就套出来了他就是和暗香弟子有渊缘的小武当。当即就拉着人问长问短的做出一副亲热的很的样子。小武当脑子迟钝接不上话,于是只能任由暗香师姐一个人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暗香师姐话锋一转,“哎哟,你觉得我那傻师弟怎么样啊。”这回也不接着讲,就等着小武当的回应。
  小武当依旧是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啊…我脑子有问题,反应慢,你别介意啊…那个…你说的是,谁啊…?”
  “这样啊,难怪刚刚一直不说话。我说的就是那个被你挑下围巾的暗香啊。”暗香师姐也不嫌弃,依旧是笑眯眯的。
  小武当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不出意料的在这方面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挺…挺好的……只要他不嫌弃我的话……”
  奉掌门话来找师姐的暗香弟子远远的就看见两个人凑在一起亲热的说些什么,怒由心中起,上前一把拉开两人,“师姐你怎么这样啊?这是我相好的你往上凑什么呀。掌门叫你呢,快走快走。”
  “不,不是……”脸涨的通红的小武当话还没说完,师姐笑眯眯的打断,“哎呀,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相好的了?”
  暗香弟子眼睛一瞪,流氓劲上来了拉过小武当就一个深吻,“我说啥时候有的就啥时候有的。”
  “行啊行啊,掌门叫我,我先走了哈。”
  武当弟子更结巴了,不知所措的被暗香弟子搂在怀里。
  武当弟子半晌才反应过来,挣脱了怀抱盯着暗香弟子红透了的耳尖竖起眉毛,这一紧张连说话都结巴了,“你…你耍流氓啊……”
  “咳…”暗香弟子为掩尴尬咳了咳,但顶着一股流氓劲,“不行吗?看了我的脸就要对我负责!难道刚刚不是相好的之间正常会做的事吗!”
  小武当没话说了,抿住嘴巴不说话。
  两个人坐了一会,小武当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那,那咱们这是,成了吗……?”
  暗香弟子愣了愣,然后又搂过人,“对啊!来,叫声相公听哈哈哈。”
  “你有病……”小武当又害羞了,作势要走。刚抬脚就被暗香弟子拉了回去卡在怀里亲了个透,“害羞什么啊,都成了……”
  然后暗香弟子又接着贼快的说了句,“走吧……今晚圆房去……”搂着人就这么走远了。
—END—
暗武了解一下?暗香总攻了解一下?
暗香总攻多好啊。

共对未来

#雷卡向#
#ooc预警##短小预警#

     背景为大赛前夕。

     哭泣声自前面传来,雷狮一言不发的加快了脚步。

    “果然在这里啊......卡米尔……”来人推开门。

    听见少年清脆的声音,卡米尔有些惊慌的抬起头,“呜……大哥……你怎么……”

    “卡米尔,你每次都在这里哭泣啊。”不待人说完便自顾自的说起来,“为什么要哭呢?有人欺负你和我直接说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忍耐呢。”

    “大哥,从很小开始,就一直是您庇护着我,我怎么好意思再请求您的帮助……”卡米尔微微低头,盯着地面,“而且,他们说的,是对的。大哥您这种天生优秀的人总是和我这种私生子在一起会被影响的。像我这种私生子,是不配……”卡米尔一段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生气的打断。

    “真是可笑啊,我雷狮,是要坐在万人之上那个位置上的。我想干什么,想和谁在一起,除了我,没人能决定!”雷狮怒极反笑,“你说呢,卡米尔。”

    “大哥,我可是,私生子啊……是个……被万人唾弃的……”卡米尔像是没听见雷狮说的一样。

     雷狮一把拉起卡米尔的手往外走去,边走边说,“私生子又如何,我雷狮的人,没人有资格质疑。皇位又如何,不要也罢,万人之上那个位置也不是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吧……”

     一脚踹开面前的门,“老头子,这皇位,我不要了,你爱让谁当让谁当去吧。我要去参加,凹凸大赛!”

      身后的卡米尔闻言想说些什么,却被雷狮抢先一步,“啊啊,卡米尔,以后,就剩你和我两个人了。”

    “大哥……”

———END———

【薛晓】天生一对

HE/小短篇/现代/幼年时期
By季和姝

义城孤儿院。
“喂,老头子!上次那个给我糖吃的女的什么时候再来啊?”稚嫩的童音响起。
一个方脸,浓眉大眼,不怒自威的老人朝着那道声音瞪了过去,“小兔崽子!别的孩子都乖乖叫我爷爷,就你个小兔崽子胆子这么大。不来了不来了,人家来了也不让你见!”
薛洋一听这话便急了眼,“嘿你这老头怎么……”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院长老头瞪着铜铃大眼望着他,自觉的便改了口:“爷爷!我的好爷爷,您别这样。您最好了……”
院长本来刚才就没有真的生气。薛洋又天生一对吊尾凤眼,生的一副好皮相,再一撒娇,整个人的心被萌得受不了,顿时笑了起来,“老头子我就喜欢你这小兔崽子,你不就是想吃糖吗,下次爷爷带你去买!”
薛洋一听眼睛便亮了起来,“爷爷您最好了!”
院长是个善良的人,开设这个孤儿院完全是用的自己的钱,收养了好多孤儿。可入不敷出,毕竟他也只是个老头子,于是平常生活也有些紧巴巴的,孩子们能吃上一颗糖都是极为难得的,所以薛洋是真的很开心。
院长正逗着薛洋,和他玩游戏。就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小朋友,你们院长爷爷呢?”
院长急忙迎了出去,“是抱山吗?”
对面的女人见到院长便笑了起来,“院长,我又来看孩子们了。”说完又看了眼旁边的薛洋,“主要啊,还是念叨着这个小家伙,怪讨人喜的。哈哈。”
“是吧,这小兔崽子是又讨人喜又皮。”
“爷,爷爷好……”抱山后面怯生生的传来一个声音,院长这才注意到抱山后面有个小孩子,唇红齿白,生的好看极了。
“哎哟,这是谁家孩子,真可爱,真懂礼貌。比小兔崽子乖多了,哈哈哈!”院长看见晓星尘一把抱起,喜欢的不得了。抱山笑了笑说这是她在路上捡到的个孩子,收养手续还没办。
旁边的薛洋一听院长的话,“嘿你这老头子什么意思!他不就是长得比我好看一点吗!”
晓星尘看见薛洋好像生气了,忙从院长身上跳下来,有些害羞的说:“你,你别生气。对不起┗(
T﹏T )┛”然后拿出一盒糖怯生生的向薛洋递过去。
薛洋一看见糖就眼睛发光抵抗不了,不客气的接过来,院长在一旁看了冷哼了一句“死性不改”薛洋也没理,拉着给他糖吃的大好人晓星尘就走开了。
“嘿,你叫什么啊,我叫薛洋,喜欢吃糖,谢谢你的糖。”
“嗯……我叫晓星尘。我们见过的……”晓星尘挠挠头,羞赦的笑道。
薛洋一听有点蒙,“哈,不会吧,你这么好看的人我要是真见过肯定忘不了……”
晓星尘说:“有一次,你是不是路过一个路口,看见一个小乞丐被别人欺负,然后救了他。”
薛洋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有次路过一个路口,看见三五个孩子在欺负一个小乞丐。然后薛某就想起了自己当乞丐被欺负的时候,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的带着孤儿院的几个小伙伴见义勇为了。
“哦……原来那个人是你啊……”薛洋道,“我当时本来还想回去问问院长然后把你带回院里的,不是让你待着吗,你怎么走了?”
晓星尘说,“不是……当时那个阿姨看我浑身是伤把我给带走了,然后就收养我了……”
薛洋仰天长啸,怒斥老天不公,“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呢!!!跟着院长老头没糖吃qaq”
晓星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你要是喜欢吃糖,那我每次都给你带糖来。”
“你为啥对我这么好啊呜呜呜,晓星尘你真好。”薛洋感动得不得了,吧唧就是一口。
晓星尘一脸正经的扳过薛洋的脸,同样吧唧了一口,很严肃的说,“我要娶你当媳妇的,对媳妇好是很正常的!”
“……哦……”好像……还不错。有糖吃,小哥哥还这么好看……
“嗯!”晓星尘坚定的点了点头。
————END————
结局草率致歉勿喷。

【薛晓】薛洋日记

无逻辑可讲  不接受反驳 原著有些细节记不太清 第一次写BE by季和姝.【不吃香菇

  我叫薛洋,是这本日记的主人。
—x月xx日—
  今天我和我的朋友金光瑶一起出门时遇到了两个人,讨厌的正人君子,恶心。那个穿黑衣服的简直要笑死本大爷了,他说本大爷是邪魔歪道,还想灭了本大爷。我呸!什么是正,什么又是邪?可笑至极,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很恶心,啊,听说他叫宋岚,改天挖了他的眼睛吧。
  阿瑶说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君子。可我是薛洋,我薛洋不怕任何东西。
—x月xx日—
  今天,我特别无聊。
  啊,想起来了,还有个所谓君子的眼睛等着我挖呢。
  下午,我到了那个伪君子宋岚的道观,没看到他,太无聊了,于是我把他的道观屠了。正准备走,就看见他回来了,我躲在屋顶上,想看看他看见一院子的死人是什么反应。我没有隐藏气息,看见他气的发抖之后我就忍不住笑出了声,真的是,太有趣了啊,哈哈哈哈哈!
  那人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抽出剑就向我攻了过来,垃圾,上次本大爷没出手就真的代表本大爷打不过你吗?
  看着他捂住眼睛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的样子本大爷忍不住笑了。看着自己的敌人给了自己很严重的伤害后又不杀自己让自己痛苦活在世界上的样子对他来说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礼物呢?走了,回家喝茶去,真想割了他的舌头泡茶喝,可惜那样的话似乎就再也不能听到他愤怒痛苦的声音了呢,哈哈哈。
—x月xx日—
可恶,今天大意了,被仇家给埋伏受伤了,逃走后晕在了草丛里。被晓星尘救了,啧,真没想到,这些所谓正人君子在某方面还是有点有用的嘛。不过他身边还跟着个小瞎子,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唔……等伤好一点试探下吧。
—x月xx日—
  今天天气挺好,我把剑都搁在小瞎子胸前了,只要一步就可以刺进她的胸膛。她却一直往前走,看来真是个小瞎子。一个大瞎子,一个小瞎子,呵,有趣。
—x月xx日—
  昨天小瞎子非要道长给她讲故事,我就讲了讲那件事,没讲完。没想到道长记住了,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就发现床头有颗糖。感觉心里有什么不对劲的要喷薄而出。
—x月xx日—
  我爱上晓星尘了。不,这不可能。
这种正人君子最恶心。
—x月xx日—
我干了件不错的事,我把尸粉撒在我们住处附近村子的那些村民身上,然后拔掉了他们的舌头。看着晓星尘杀了那些人的样子可真是开心,他要是知道自己杀的全是活人而且不少人甚至下跪求他放过自己全家一定会疯的吧。他那么善良的一个人……
—x月xx日—
日子可真是无聊啊……不知不觉都和道长小瞎子相处好几年了啊……每天就是看道长杀人,然后买菜……啊对了,明天我买菜……
—x月xx日—
刚才碰到了一个人,宋岚。可真是有趣,用着晓星尘的眼睛对我说那种话,他配吗?啊,这么久过去,他实力还是没有进展,我拔了他的舌头,往他身上撒了尸粉,等会晓星尘回来了带他去^ω^
—x月xx日—
今天,又是我买菜。
我的心情不错,大概是昨天看见晓星尘杀了宋岚的原因。
回到住处后,我感觉占星尘有些不对劲,又不知道是哪里。
然后,晓星尘刺了我一剑,刺的是肚子。
听他说话可以知道,他知道我是谁了,知道真相了,本来我还在疑惑是谁说的,看到他叫小瞎子跑,我就明白了。
我扶住肚子上的剑,笑吟吟的跟他说那个没说完的故事。任何人都比不上我一根毫毛,那人断我一根手指,我杀他全家有什么错?
然后我反问他,你知道你昨天杀的是谁吗?不等他回答我就告诉了他。看着他的表情我既开心又悲哀愤怒。
我和晓星尘,注定不是同类人。
我已经做好了和晓星尘打一架的准备,既然并非同路人,不如让他恨我记我一辈子。
可是我没想到,晓星尘会死。我没想到,他会那样做。
我抱着他的尸体呆立着,然后疯了一般的背着他去去找锁灵囊,可我用锁灵囊只抓住了他的一丝魂魄。
人死之前太伤心,死了之后是不是就会心碎到魂飞魄散的地步?
他一定心碎了吧。
晓星尘……我想你回来,
晓星尘,我求你了,我爱你。
我薛洋这辈子心里就只装的下你一个人了,所以晓星尘,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啊。你回来啊,我想你回来。我再也不做那种你讨厌的事了,晓星尘,你回来好不好。你叫我去死我也去死好不好,只要你回来,晓星尘,如果你回来一定不会再原谅我吧,可那样的话,你就算杀了我也可以,只要你回来。
晓星尘,操你妈的,你滚回来啊倒是……不回来的话我就把全义城的人都炼成走尸,让他们给你陪葬……
晓星尘,你知道吗,我刚才哭了,我可是薛洋啊,我都为你哭了,你能不能睁开眼看看我……
都是宋岚的错……对…都是他的错,如果他不来义城,就不会有后面那种事情发生了对不对?我要用这个混蛋炼尸,都是他……都是他……
  晓星尘,我得不到你……

————
我叫薛洋,我是这本日记的主人。
在晓星尘死后,我便一直待在义城,我拿起霜华剑,成了他,我为他而活。后来魏无羡来义城了,我抱着一丝希望想要他救救晓星尘,一开始我装成晓星尘的样子,真没想到,被认出来了。我想要魏无羡救救晓星尘,可他无能为力,那他就死吧。
啊,不过我没能打过他,他和蓝忘机一起呢,真羡慕。
现在我快死了,我一动不动的躺着。这样也好,晓星尘,我快见到你了,晓星尘,我爱你,很快我们就又能见面了。
我爱你,除此之外,我还想说一次,对不起。

……
成美成美,成人之美。
可成全了别人,又有谁来成他之美。
他这一生真正得到过的,又有什么呢?

【薛晓】只愿与君好
现代HE,巨星x律师
私设见谅。文渣笔渣见谅。
ooc算我的,欢迎指出。
结局很潦草我三分钟热度抱歉。
1.
  薛洋正叼着糖刷着淘宝,就看见自己的小助理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小助理由于太慌张,于是跑过来的时时候还在喘气儿。但他没管那么多,助理结结巴巴的说:“洋、洋哥。不好了!”
  小助理接着焦急的结结巴巴的说着话:“上次!上次你去酒吧找金总被那群狗仔王八蛋拍到了,但是好像、好像他们没看清金总是谁。所以他们就放开了胆子的造谣,不,不仅说你私生活糜烂,而且还说你是同性恋,走到巨星这一步完全……完全是靠爬金总的床!你现在快看微博吧!都是你的头条热门!”
  薛洋闻言依然笑眯眯的,拿起手机看微博。但眼神冷得不得了。心底也在冷笑:我喜欢阿瑶?我同性恋?我还私生活糜烂?这群傻逼可真逗,我薛洋这辈子除了小时候那家伙就没对谁动过心,呵呵。
  虽然薛洋笑眯眯的,但助理知道,他肯定很生气。薛洋这样一个瑕疵必报的人,越生气,脸上的表情就和眼神里的冷漠越是两个极端。记得有一次薛洋去度假,也是听见人在嚼他舌根。他当即笑眯眯的上前问那人对他有什么意见,那人被薛洋锐利的眼神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可即便如此,薛洋也在回酒店之后叫金光瑶帮他查那个人,然后弄得那人全家都被逼的走投无路来求他放过他也不予置理。
  但薛洋的小心眼很多人都不知道,所以媒体才敢这么乱写。不然的话那负面影响和社会舆论会让薛洋和他公司混不下去。
  看薛洋这阵势……怕那个记者是要遭殃了……
  果然,薛洋开了口:“你去律师公司里给我找个高级律师,我倒要看看,那家公司有多大的本事。”
  “诶?……好的,洋哥。”这台词有点出乎小助理的意料,往常薛洋对于这种小杂鱼就是只惩治报道的人,这次却连着公司都要治。不过薛洋倒是没和哪个人闹过绯闻,所以媒体也找不到机会报道他的绯闻。想来是他对这方面的诋毁极度厌恶吧,那家公司可真倒霉……小助理为那家公司捏了把汗。
  小助理正欲离开,薛洋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他笑意盈盈的说要跟他一起去,俩人就一块去了律师公司。
薛洋坐在车上,嘴里叼着根棒棒糖,眼中满含笑意,是真真切切的笑意。啊,听说那人现在是个律师呢。这职业和他正义感十足的性格真配。
  律师公司很快就到了,在车上小助理也联系好了那家公司的人,于是车子刚停稳就有人来引他们进去。
说好来意后薛洋坐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把手,“你们这有没有个叫晓星尘的?”
  对方似乎很惊讶:“有……但他这人倔得很,不合情理的案子他绝对不接,但他太优秀了,我们也就由着他了。您要是想弄垮那家公司,最好别找他,他……不会接的。”
  薛洋挑了挑眉,本来是抱着试试能不能找到晓星尘的心情来的,却不想真给他碰上了。
  “没关系,就他了。”薛洋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见对方还想说什么薛洋摆了摆手,“不用担心,我会让他替我做事的。”
  “替我把他叫过来,我现在就要和他谈。”想到要见到晓星尘薛洋就忍不住要立刻见到他的欲望了。
2.
  晓星尘听到有人点名要自己做主辩律师有些惊讶,正想着是不是哪个认识的人就不知不觉走到了会客室门口。推开门进去就见到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以及那张脸上闪着精光的一双眼睛,所以试探的喊了声,“……阿洋……?”
  薛洋兴奋的扑了过去,“是我!是我!我还以为那么多年不见你早就不记得我了!”
  “怎么会!”晓星尘没想到真的是薛洋,近十年没见的人突然见面不由得开心。
  “我跟你讲啊晓星尘我现在是大明星了!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小助理头一回见到薛洋以这种兴奋的语气说话,不由得在心里猜晓星尘到底是何许人也。但也不敢说一句话,怕打扰了薛洋的情绪。
  “我知道。没想到这次的客户是你,这次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晓星尘见了薛洋很开心,也放得开了一些,随手就把西装外套脱在了沙发上,但还是不忘正事。
  “是啊,听说你做了律师。本来抱着试试的心情看看你在不在这家公司的,结果还真在!”薛洋看见晓星尘表情平静,也正了正神色,“咳!不过这次来还真的是要打官司。”
  “嗯,是出什么事了吗?”晓星尘道。
  薛洋闻言把报纸拿给晓星尘看,虽然笑着,但眼神阴翳,“我要告到他们倾家荡产。”
晓星尘接过报纸看了看,皱了皱眉,“造谣?”
  “嗯。”
  “只是这样的话是不可能把他们告到倾家荡产的。阿洋,这么多年你的性格还是没变。别人伤了你一根汗毛你要扒了别人的皮。阿洋,得饶人处且饶人。”晓星尘叹了口气,好像又看到了当年孤儿院里那个瑕疵必报却是真真切切对他好的少年,只是不知道,现在他说的话对于薛洋管不管用了。
  “晓星尘,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薛洋直视着晓星尘。
  “这篇报道造谣诋毁你,但罪不至死。网络上那么多骂你的人你也没怎么样,为什么非要为难那家公司,即使他们做的比网上的那些人过分得多。”
  薛洋沉了沉眼神,对晓星尘说,“这么多年没见,请个假叙叙旧吧,去我家。”
  晓星尘想薛洋应该是有事情要跟自己单独讲,便点了点头,出会客室去请假了。
  见晓星尘走出了会客室,小助理贼兮兮的凑上来问,“洋哥,这是什么人呐,您这么操心,还那么宽容没对他发一点脾气。”
  薛洋难得心情好,伸了个懒腰,“他是我整个童年和成长期的记忆,比阿瑶还重要。你说他在我心里是个什么地位的人。”
  “这么牛逼啊,不过这人长得是真好看,像神仙一样。要是我以后的老婆跟他一样好看就好了,光是看着那张脸就什么坏情绪都没了。”小助理感叹。
  “滚蛋,他也是你能意淫的!”薛洋横眉,粗鲁的拍了小助理一下。小助理笑着打哈哈。
  过了一小会儿门被推开,晓星尘很快就回来了,托薛洋的面子,听说要被他点名的晓星尘要请假估摸着是有事,二话不说就批了假,晓星尘拿起刚刚刚脱在沙发上的西装,“走吧。”
  “嗯。”薛洋不知什么时候又叼上了根糖,笑眯眯的答道。
3.
  “坐。”薛洋回家一开门就直接切入要讨论的话题,“啊,其实在见到你之前我是势必要把那家公司告到倒闭的。不过,嘛,见到你之后我就不太想了。”
  “为什么?”晓星尘有些诧异,以薛洋的性子,只要是下定决心要报复的事,连自己都阻拦不了。难道是因为他那个什么关系特别好的某公司大老板吗?胸口闷闷的,晓星尘心里满含苦涩的开了口,“是为了那个你的朋友,就是那个xx公司的老板改了性子吗?”
  听见晓星尘这么说,薛洋心里的怒火就蹭蹭的烧了上来,“在你的心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你是真不明白我是为了谁,还是装的?”报纸说他搞暧昧他都气的不得了,因为心里只装下过一个人。更何况那个人就站在他面前也怀疑他搞暧昧。
  晓星尘没想到薛洋会生气,又对后面那句话感到探究,于是叹了一口气认真的说,“对不起,阿洋。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当然知道。可我实在想不通身边亲近的人很少的你会因为什么人而改变,所以就冒犯了。至于你后面那句话,我是真的不知道。”
  薛洋听到晓星尘的道歉后也叹了一口气,“因为你啊。”
  就因为短短的一句话,晓星尘却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胸膛里喷涌而出。
  “你心善,不忍心看到无辜的人被伤害,那我就不伤害他们。”
  “……”
  “我和你自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你十一岁贝领走之后我们也没断了联系。直到成年,你被安排出国,而我也在努力为了生活在奋斗我们才分开。而我和阿瑶是成年后认识的。晓星尘,你说。你和金光瑶在我心里哪个更重要?”
  “……可他对你很好。”
  “他的确对我很好,可晓星尘,我心里只有你,你真的不知道吗?在我的心里没人可以取代你。”
  “……”
  “是你给了我第一颗糖,是你救了小指被碾到粉碎的我,在孤儿院里,也只有你对我最好。从你给我糖的那一刻起,我的生命里,心里,就只装得下你了。”
  “……”
  “对了,说起碾碎我手指的那个人,他就在那家公司工作,所以我要报复他。在这世上,除了你比我的生命还重要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我的一根汗毛贵重。你说,那人碾碎了我一根小指,我让他家破人亡,有什么不对吗?”
  “……”
  “晓星尘,我的心里没那么多位子可以装下别人。因为有你。”
  “……”
  “晓星尘,和你分开后的每一天每一秒,我都在想你,你呢?”
  晓星尘的心里像是烟花爆炸了一般,发出绚烂的光彩。
  晓星尘叹了口气,“阿洋,我又……何尝不是呢。”薛洋听了兴奋的扑上去抱住了他。
  晓星尘接着又回归正题,“那你准备怎么告那个人。”
  “啊,其实很简单,有钱一切都好办啊。收买他的助理部下,让他们说是那个人非要刊登那篇报导并且派人盯我的梢的,然后把报纸里那个暧昧不明的人是阿瑶给说出来,这样一来就算借着京城第三少阿瑶的威名,那些人也不敢放过那个人。到时候,还得靠尘尘你啦。”薛洋就着抱住晓星尘的姿势说。
  “诶?那个绯闻主角是你老板?”晓星尘诧异的侧目。
  “对啊,那天我去酒吧找他,听说他和他大哥吵架了心情不好所以我才去找他的。没想到那帮媒体,嘛,多事。”薛洋漫不经心的回答,突然狭促一笑,“尘尘……你不会吃醋了吧,嗯?”说完薛洋轻轻地在晓星尘嘴唇上啄了一下。
  薛洋没想到的是晓星尘居然笑了笑说,“是啊,从小到大,我就只吃过阿洋你一个人的醋呢。”
4.
  晓星尘回归正题,“阿洋,这种事,我只做这么一次,下次我是不会做了。你要记住,我是为了你破了底线。”晓星尘又叹了口气,“所以你……可不能丢下我啊。”
  薛洋把头埋在晓星尘的颈窝,蹭着晓星尘,“不会了,这次的事完了之后,我就退圈。和你一起生活,反正啊,我们无父无母,没有约束,我要和你过那种‘门隔流水,十年无桥’的生活。”
  “好,到时候我就辞了工作跟你走。”
法院开庭那天审议完后过了几天,薛洋去监狱看望那个人。
  那个人见到薛洋很惊讶,带着愤恨说,“你有病吧?我不欢迎你看望我!”
  薛洋透过玻璃笑咪咪的盯着他说,“你还记得小时候被你骗的那个小男孩吗?就是那个,手指被你害的碾碎的小男孩啊。当年我是个孤儿,没人管我,到现在,我报仇了哦。”
  那人面色霎时变得惨白。
  出了监狱,晓星尘握住薛洋的手,“阿洋,下午是你的粉丝告别会吧。”
  “嗯?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阿洋……我只是觉得,这里,很欢喜。”晓星尘把薛洋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
  薛洋低低的笑了出来,“我也是啊,晓星尘。”
  两个人牵着手,一起走了很久。
  薛洋突然停下, “!!尘尘你怎么比我还高!”
  “诶?这种事是看基因的吧阿洋。”
  “我不管!”
  “……阿洋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
  “晓星尘。”
  “嗯?”
  “你介意我在街上吻你吗。”
  “诶,不会……唔唔……”
—END—